您现在的位置收藏资讯首页>>体育新闻>>正文

                                  克鲁伊夫球员-普拉蒂尼说:他自己是克鲁伊夫的朋友

                                  阿根廷全民隔离

                                  (編輯:姚凡)

                                  克魯伊夫給您留下的最深的記憶是什麼?

                                  您與克魯伊夫一直很親密嗎?「在球場上我們相處得非常好,但在場外,並不算是朋友。我們在阿賈克斯一起踢了兩年。我與倫森布林克關係很好,可惜他也去世了。在那支幫助阿賈克斯贏得1971年冠軍杯的球隊中,已經有7位球員離世了。」

                                  荷蘭足球的蓬勃發展是不是克魯伊夫的遺產嗎?

                                  「我們前幾年遇到了一些困難,儘管他有着自己的哲學,但我們一直堅持着一樣的打法,總是會有好的球員冒出來。」

                                  3月25日訊 今天是克魯伊夫逝世4周年,荷蘭名宿雷普在日前接受了《隊報》的專訪,追憶了這位前隊友。

                                  「1972年洲際杯的決賽,我們對陣阿根廷獨立隊。在次回合,克魯伊夫給我送上了兩次助攻。儘管他的進球不那麼多,不如普拉蒂尼,但他是一名頂級球員和傳球手。1974年的世界盃,他踢左路,但更偏中間,而我踢右路,當克魯伊夫去邊路,我便會往中路跑來接應。約翰是一個領袖,一位大佬,我從來沒有見過其他像他這樣的人。」

                                  普拉蒂尼說他自己是克魯伊夫的朋友。但為什麼您與克魯伊夫不算朋友?

                                  他為荷蘭留下了什麼?「他是我們的超級巨星,現象級的。就算再過20、30年,人們依舊會談論他,就算是如今的小朋友也會談論他。就像我們一直會去談論馬修斯或着貝利那樣,克魯伊夫被世人所銘記。」

                                  「我非常尊重克魯伊夫,但與他相處並不容易。無論是作為球員還是在球場外,他都是獨一無二的。他非常有壓迫力,很喜歡講話,並讓人覺得他無所不知。有一次我和他在訓練場上幹了一架,之後就關係就很難處了。和普拉蒂尼要簡單得多。克魯伊夫其實沒有很多朋友,他和內斯肯斯關係不錯,後來也將後者帶去了巴塞羅那。」

                                  但是您依舊很佩服克魯伊夫嗎?「當然,他的足球令我着迷,我很享受和他一起踢球。」

                                  今日关键词:周冬雨方否认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