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收藏资讯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疫情犯罪-正义网北京3月8日电(见习记者单鸽 郭璐璐)同为突发性公共事件,与2003年的“非典”疫情相比,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发生的案件,具有怎样的新特点?3月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涉疫情防控检察业务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第一检察厅厅长苗生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与‘非典’时期相比,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犯罪发案量大,网络化、信息化特征明显,其犯罪行为传播速度更快、范围更广、社会危害性更大

                                    朱和平医生去世

                                    正義網北京3月8日電(見習記者單鴿 郭璐璐)同為突發性公共事件,與2003年的「非典」疫情相比,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發生的案件,具有怎樣的新特點?3月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涉疫情防控檢察業務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第一檢察廳廳長苗生明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與『非典』時期相比,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犯罪發案量大,網絡化、信息化特徵明顯,其犯罪行為傳播速度更快、範圍更廣、社會危害性更大。」

                                    從發案數量來看,「非典」期間,疫情波及大部分省份,但整體上涉疫情人口遠遠少於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涉及疫情的犯罪案件數量有限。「檢察機關提起公訴的涉『非典』疫情案件僅353人,而截至日前,全國檢察機關依法提起公訴的涉新冠肺炎疫情案件就人數已經超過1000人,檢察機關介入公安%立案偵查的案件已經分別達到6000餘件8000餘人。」苗生明表示。

                                    「一些平時的『好人』,心存僥倖,認為在網上發個假消息、騙點錢,只是點幾下鼠標、點幾下手機的事,容易得很,而且『打一槍就跑』不容易被發現,發現了也無非是退錢、道歉了事。」苗生明表示,「網絡從來不是法外之地,我們發佈的第一批典型案例中,就選擇了2個利用手機網絡實施的詐騙案,就是要告誡那些潛在的犯罪分子,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同時也提醒社會,注意防範這類利用手機網絡實施的違法犯罪行為。」

                                    苗生明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期間詐騙等類別犯罪發案量大幅增長,犯罪行為的傳播速度遠遠快于「非典」時期,傳播的範圍遠遠大於「非典」時期,社會危害性更大。同時也給司法機關依法查辦該類犯罪,提出了更大挑戰。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兩高兩部」出台的《關於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記者注意到,與2003年「非典」期間「兩高」發佈的《關於辦理妨害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相比,司法機關重點打擊的犯罪行為所涉及的罪名有很大範圍的重合,都涉及傳播病毒、制假售假、哄抬物價、失職瀆職、造謠傳謠等類犯罪。結合近一個月來,最高檢專門就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發佈的四批典型案例,典型案例中涉及的罪名,大都在「非典」期間發生過。

                                    從罪名分佈情況來看,苗生明告訴記者,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檢察機關辦理的涉疫情犯罪案件罪名排名前三的分別是詐騙罪、妨害公務罪和生產、銷售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罪,其中詐騙罪佔到所有案件的三成以上,「非典」期間數量最多的制售偽劣藥品,哄抬物價,編造、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等罪名,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合計佔3%左右。

                                    從犯罪的手段來看,犯罪網絡化、信息化特徵明顯。「從目前檢察機關介入偵查引導取證和辦理的案件情況看,除抗拒疫情防控措施犯罪、暴力傷醫犯罪以外,其他幾類犯罪大部分涉及網絡,特別是在案件數佔比最高的詐騙犯罪以及造謠傳謠犯罪中,通過網絡平台實施的占絕大多數。」苗生明介紹說,而這一定程度上,正是「得益於」網絡傳播的便捷性和隱蔽性。

                                    「但是,兩次疫情發生的經濟社會背景、疫情波及面、嚴峻程度有較大不同。」苗生明特別指出,「特別是手機網絡、高鐵路網的普及以及發生的時間節點(春節期間),在改變人民生活方式、節奏的同時,直接影響了疫情傳播的速度和範圍,也對疫情期間的違法犯罪行為、犯罪手段產生重大影響。」

                                    今日关键词:泉州酒店遇难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