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收藏资讯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收藏的電-他说:「手绘这个行业因应电脑科技

                              爸爸去哪改名

                              自啟德機場遷移後,舊區九龍城不及從前繁華熱鬧,但在如今的社會氛圍,它卻成為大眾消閒的靜土。今年聖誕,九龍城廣場沒有應節裝飾,反而還原了上世紀一個市民熟悉的電影世界,讓大家重溫當年的手繪電影海報、明星畫像、舊式戲院、電影戲服、零食小檔、書報攤檔,勾勒出七八十年代電影業的繁盛景象,那時候,大眾的娛樂方式,就是如此簡單。

                              余朝安的手繪電影海報作品不多,入行二十五年的他,其間只手繪過兩幅電影海報。他說:「一部是陳勳奇作品《神探Power之問米追兇》,另一部是鄧光榮作品《黑豹天下》。因為是手繪海報,需同老闆直接溝通,關係較為緊密,要明白他們所需。若然跟老闆溝通不足,手繪海報隨時出事,稍有畫錯一點兒,又要重新開始。自有了電腦繪圖後,電影海報多用合成方式完成。」

                              收藏者情結林家樂不是手繪師,卻是海報收藏愛好者,和他們成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喜歡收藏海報,源於他由香港電影陪伴長大。他說:「很記得我第一張收藏的電影海報是《老貓》,自此便不能自拔,至今已收藏五千張以上的海報。(如何搜集海報?)一是到處搜羅、購買,一是上網尋找,網上有志趣相投的愛好者,互相交流搜尋渠道。最近我買了一張八千元的海報,因涉及版權問題,不能說呀!」那平時如何保存海報?他說:「若預計七至九天內不會下雨,沒有潮濕,我就拿它們出來曬陽光,然後對摺放入膠箱。如果有些已被損壞到不能修補,唯有放棄。」問到哪張海報是其至愛?他說:「每張都是。如果當中有不值得我喜愛的,那何必收藏它哩。」

                              今年香港的聖誕節顯得不一樣,在商場不見華麗的聖誕裝飾,有些只低調地擺設了幾個「雪人」,連大家打卡必到的海運大廈,其聖誕裝飾與往年相比也不再明亮。某些記憶會隨時光流逝慢慢消失。臨近佳節,大家不妨走入舊區的電影時光隧道,置身夢工場,忘掉沉重的社會氛圍。\大公報記者 陳惠芳 文、圖

                              Vincent Tang曾是手繪師,他認為電腦科技用於商業範疇能達到經濟效益,因為由電腦繪畫,可根據客人的要求隨時修改,既經濟又能達到商業效益。不過,曾經是手繪師的他指,操作電腦的人有手繪基礎的基本功夫,用電腦繪圖更能得心應手,又說:「電腦就像是一對手,本身有手繪的基本底子,就能駕馭電腦繪圖的技術,反映在作品上。」

                              人手vs電腦這天,插畫師和漫畫家包括姜志名、馬富強、甘小文、李建良、林祥焜、余朝安和Vincent Tang,加上手繪電影海報收藏愛好者林家樂,聚首一堂。他們志同道合,認為手繪海報是藝術創作,電腦操作則是將作品達至完美的技術。入行四十年、著名戲院廣告畫畫師姜志名,曾試過在一個月之內趕起逾一千塊6呎×4呎的戲院廣告畫板塊。他說:「手繪這個行業因應電腦科技,得以迅速發展,從業員要跟上時代,便要學識與電腦共存,但不可被電腦科技控制,否則人就不懂得反思以提升自己作品的思維。」

                              不過,手繪海報並不是如此簡單。海報對電影宣傳非常重要,因要瞬間吸引大家駐足觀看。但手繪海報師隨着電腦時代來臨,這班無名英雄逐漸被淘汰,如早前無綫熱播劇《牛下女高音》裏曾偉權飾演的角色,最終淪為看更。但記者眼前這幾位手繪海報師與時並進,不斷吸收新知識,仍繼續堅守崗位,跟上時代運用電腦科技給海報賦予完美效果。

                              圖:九龍城廣場布置成電影世界

                              一部電影的成功,背後有着很多無名英雄,手繪電影海報如今已經式微,但這群插畫師、漫畫家及電影海報收藏者回想往事,不無唏噓。他們都認為現在電影題材變得狹窄,科技的迅速發展為世界帶來無限可能,不少年輕人拍網劇,甚至有導演以此為生。香港電影會否再有新生代導演撐起行業,現時仍是未知數,但手繪電影海報行業式微,已是不爭的事實。

                              至於李建良於一九八三年入行,自從手繪電影海報式微,他於二○一○年自資加入繪本插圖行業,他仍是主打手繪,電腦只是輔助工具。手繪海報行業狹窄,商機不多,但電腦繪圖運用於商業方面,顯得靈活及多變化,能滿足客戶需要。

                              落筆錯不得可是,甘小文始終懷念當年手繪電影海報的日子。他說:「真是一落筆就不容許自己有錯,每一筆都要落得準,稍有差錯或誤解了老闆的意思,又或者不小心令作品破損,真的無法修補。手繪行業可說已沒落,但時代進步沒法子,反過來說,電腦可以修補繪圖每一個錯位,真的省了很多工夫,而且越來越完美。」

                              林祥焜人叫「長棍」,他不是手繪電影海報師,而是手繪分場(Storyboard)的高手。他說:「Storyboard是將整部電影的拍攝以手繪畫出每個分場的取位角度,例如在紙上畫出人物企位。那麼,導演開工時依照Storyboard拍攝,省時精確,免卻即場臨時排位、度鏡位的周章。」

                              今日关键词:17岁女生偷开客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