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收藏资讯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恐懼成功-《中国机长》中的空中危机只是一个引子

                              马龙2-4张本智和

                              同樣是九死一生的成功迫降,空難在《薩利機長》中更像是一個背景,電影的着力點在成功迫降之後機長所面對的媒體壓力與外界質疑,塑造的是個體形象,反思的是制度問題。《中國機長》則完全不同,《中國機長》中的空中危機只是一個引子,由這個引子牽出了由涉及中國民航不同領域、不同工種許許多多人組成的一個整體:機組、乘務組、乘客、空中管制乃至解放軍空軍部隊,塑造的是一個整體形象。飛機上的人在奮力求生,地面上的人也在盡力清空航道,盡力提供每一分可能的援助。

                              《中國機長》更是一個關於「規則」的故事。既然3U8633的故事被拍成了電影,就難免與同一類型的《薩利機長:迫降奇跡》(Sully)相比較。《薩利機長》同樣改編自真人真事,全美航空1549號航班起飛後不久,就由於飛鳥撞擊,左右兩個引擎均停止運行,機長薩利臨危不亂,駕駛飛機成功迫降在哈德遜河上,乘客與機組人員一百五十五人全部倖免於難。

                              「敬畏規則,敬畏安全,敬畏生命。」這是電影《中國機長》中,劉傳健機長在帶領四川航空3U8633航班克服種種困難,成功降落之後的感慨。或許,這也正是《中國機長》與《薩利機長》最大的不同。

                              看過《中國機長》的人,一定會對袁泉飾演的乘務長畢男印象深刻,甚至有網民戲稱《中國機長》應該改名為《中國乘務長》。當機長在駕駛艙與死神搏鬥的時候,客艙中乘務長帶領着一眾空姐,也在與自己以及乘客心中蔓延的恐懼搏鬥。現實中,機長劉傳健在接受訪問時說:「第一時間我是非常恐懼的,什麼時候恐懼忘記了?重新操作飛機,飛機開始回應我的動作了,就不再恐懼了。」機長把全部精神集中在操控飛機上,得以將心中的恐懼驅除,而客艙中的乘客沒有東西可寄託,面對雲端之上突如其來的意外,他們的心中只剩下無邊的恐懼。能幫助他們克服恐懼的,只有空姐。袁泉,應該說是劉偉強導演所選擇的最成功的一個演員,從某種意義上,她交出了一份比張涵予更出色的表演答卷。我還記得在劇烈的顛簸中,她坐在座椅上,深深吸了一口氧氣,然後盡力用冷靜的聲音進行安全廣播的畫面,她聲音中無畏中有一絲顫抖,她眼神中堅毅中有一縷恐懼,這是教科書級的表演,也是影后級的表演!

                              看完電影,我相信你會回想起,影片前二十分鐘內所展現的,現實中令人厭煩的各種「重複」和「瑣碎」──比如飛行前的例行檢查、比如彷彿聽過一萬次的空姐安全須知──原來都是那麼的必要。這些規則的背後,其實是失誤、受傷、流血乃至生命。對於這些規則的重視,也是中國民航安全系數高於世界平均水平的重要原因。

                              萬米高空,駕駛艙擋風玻璃突然爆裂,副駕駛半個身子吸出艙外,面對零下四十多攝氏度的嚴寒和稍有不慎就機毀人亡的恐懼,四川航空3U8633航班機組在機長劉傳健的帶領下,臨危不亂最終迫降成功,創造了中國民航史乃至世界民航史的奇跡。現在,這段驚心動魄的空中傳奇,被香港導演劉偉強改編成電影《中國機長》登上大銀幕。截至十月九日,《中國機長》上映十天票房二十一億人民幣。

                              《中國機長》首先是一部關於「人」的電影。這個「人」,首先自然是張涵予飾演的機長劉傳健。一般情況下,當飛機遇到緊急情況,機長負責控制飛機,副駕駛負責按照程序排除險情,同時與地面塔台保持聯絡,由塔台提供高度、航向等方面的引導,但川航3U8633的情況更為兇險:副駕駛大部分時間都被吸出艙外人事不省,駕駛艙內風聲太大與地面塔台失去聯絡。所以在那段長達三十多分鐘的危機時刻,背負着機上一百一十九名乘客和九名機組人員生命的機長劉傳健更像是一名「孤膽英雄」。好在機長劉傳健憑藉着空軍出身的過硬技術,憑藉着對「重慶─拉薩」航線上百次飛行積累下的經驗,手動控制飛機成功着落!事後公布的飛行數據,表明了他整個過程中三十六個手動程序全部都精準無誤,「英雄」之名,名副其實!

                              圖:電影《中國機長》改編自機組人員空中脫險的真實故事\劇照

                              今日关键词:张咪确诊癌症晚期